• Butterfly

Butterfly App 專題 : 一樣•不一樣•趙式芝



「嚟到籃球場點解會無籃球㗎?」


趙式芝應邀來到彩虹邨籃球場進行街攝。30多度的高溫下,眾人汗流浹背。在等待清空取景位置及設置機位期間,她突如其來的一句,令工作人員如夢初醒,便向街坊借來籃球,湊合二三人組成雜牌軍,趁空檔進行即興的半場籃球賽。


旁人不易察覺球場上這位健兒,正是媒體的追訪對象。在鎂光燈下,「趙式芝」是「人氣名媛GiGi」、是「船王世家女兒」、是「香港首位承認同性婚姻的公眾人物」;與我們跟前這位貪玩健談、充滿活力,讓我們直呼暱稱阿G的運動型女生,感覺大相徑庭。


(圖1)趙式芝形容自己為有愛、有勇氣、有領導才能的女人;她,究竟有什麼地方和我們一樣/不一樣?




(圖2)阿G在籃球場上像上了鏈般,控球投籃,姿勢十足。


(圖3)她偶爾也有鬼馬一面。



【我們都是這樣長大】


以為這位富二代對屋邨會很陌生嗎?阿G透露,她小時候曾在屯門蝴蝶邨生活,屋邨反倒令她有親切感,勾起童年與親戚相處的回憶。話畢,她亦毫不掩飾地指著腳上有點脫皮掉色的白鞋:


「女友話買過對新嘅鞋畀我,我話仲著得,千其唔好嘥。」


喜歡穿波鞋多於高跟鞋,阿G樸實悠閒的衣著與網絡上看到的商業女強人形象存有強烈「反差」,這使得我們好奇追問她的「媾女」經驗。


如果說女強人的形象是「為家族所需」,那阿G的學生時代就顯得青春爽朗。女校出身的她,與很多女校生一樣:


「中學有幾個比較Close嘅朋友,大家都鍾意女仔,自然就一齊玩。當我覺得個女仔幾靚,就會用唔同嘅方法追佢!呢個係好好玩嘅童年回憶,可以話係人生嘅必經階段。」


(圖4)阿G指自己沒有特別喜歡的類型,但至少要和她一樣喜歡運動。


(圖5*)至於喜歡姐姐還是妹妹?她表示沒有試過與比自己年輕的人拍拖。



【快樂建築於別人的痛苦之上?】


為人父母者都喜歡築夢。由成為父母的一剎,便為子女計劃未來,將自己的理想與期望套落在子女身上。


「佢(母親)會逼我著露膊衫,著到好Sexy,我好唔鍾意,但由佢啦,無所謂啦!佢又會畀好多木瓜奶我飲,要谷大我個胸,我係好唔鐘意,是但啦,照飲囉。」


成長階段,阿G母親耳濡目染——不求女兒亭亭玉立,但求她別那麼「男仔頭」。對於母親的女性化要求,阿G照單全收,這單純出於她從小對雙親的仰慕:


「媽咪好靚、好有女人味,但佢總係弱質纖纖嘅角色,激發我好想保護佢;而爹哋又好靚仔,好花弗咁。因為喺我長大過程裏面,有一份使命感要保護媽咪,所以我唔會係好Girly嗰啲。」


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,與父母一同塑夢,是阿G愛的其中一個表現。但如果有天,夢中的主角要父母一起醒來,張開眼看清自己呢?


3歲知道自己喜歡同性,至13、14歲開始拍拖。阿G帶女生回家,母親會跟她對質,問道:「你哋喺房做乜事?」少年時期的阿G很想對母親坦白。她憶述向父母出櫃(Come out),得到的是母親一句「我想死」,父親一句「唔係啩」,雙親晴天霹靂是意料中事。阿G更形容,自己的出櫃會令父母進入衣櫃,然而她清楚知道自己喜歡女生不是年少的「過度期」,而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


(圖6)阿G日常的打扮是關乎有沒有買到一件喜歡的衣服,並不會執著要一些外在的東西去表現自己的身份認同(Identity)。



(圖7*)阿G的BTF帳戶使用了這張全素顏照片。嘗試PM她,或許會得到回覆!



【勇敢Come out 成就沒有衣櫃的世界】


「大家因為內疚,唔識得面對同處理而覺得好驚,於是選擇逃避。但Come out從來都係愈早愈好,無人可以畀個懶人包你,話你知幾時講先係最安全。」


阿G意識到「是但啦」、「無所謂」的態度在這件事情上無補於事,任何一方的遷就與得過且過,只會為家人和自己帶來更多的痛苦。在出櫃與躲於衣櫃的兩難中,阿G更勇敢的選擇打破衣櫃!


「與其單靠語言解釋有幾愛、幾肯定,不如透過時間,用自己嘅誠意去打動長輩。」


阿G形容坦承自己性取向的過程,對身邊人來說猶如一齣教育電視,讓大家得以了解同志身份、其存在及相關議題。她補充:


「Come out唔係嗰啲得獎時刻,宣佈完就算——『各位,我今日想同大家講我係一個同性戀者』——我反而覺得Come out係一個每日都要習以為常嘅事。我哋(同志)作為一個核心,將正向思想散播出去,令我哋嘅家人、同事、朋友成為盟友。」


在阿G看來,衣櫃並非同志的枷鎖。雖說出櫃非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的事,但通過她的經歷,她深信在行動中改變大家的固有思維,突破衣櫃內外的界限,才是對身邊愛的人最大的承擔!


(圖8*)得到家人的支持與接納,簡單的一張合照彌足珍貴。



【婚姻平權不為權利 是為責任】


作為名人二代,趙式芝的同志身份為香港這個保守社會帶來多次的衝擊,舉其犖犖大者,便是2012年首度被傳媒公開與當時女伴的婚訊,以及2019年她牽頭召集的「香港婚姻平權協會」。


對阿G來說,2012年是一次討論同婚的契機。當時因為要結婚,便做了很多研究,無論是香港的政治體系,還是全球的同婚案例都刺激她深入探討,還寫了一篇題為「Marriage Equality in Hong Kong」的論文。她逐漸了解及明白同性婚姻在香港的需求與迫切性,她舉出實例:


「我係上市公司嘅負責人,如果我係異性戀者,法律要求我丈夫嘅行為要與我一致,行為唔可以同公司有利益衝突;但如果我同同性結婚,就無呢個責任。其實邏輯上係有問題。」


所謂婚姻平權,其實不只是權利,還有責任與義務上的平等。公開同婚後要面對的輿論與工作上的所知所感,促使她了解到社會上存在著這麼一個深層次問題,作為公眾人物的她表示:「我覺得自己有個責任,去對待呢啲不公義!」阿G希望運用自身的影響力,去感染大家。


早在2008年,阿G便成立「相信愛基金」,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,包括LGBT+,提供經濟及情感上的支持。直至去年再下一城,組織「香港婚姻平權協會」,致力推動並實現婚姻平權,以及爭取公眾對同性伴侶及其家人的支持。


(圖9)首位名人公開同婚,讓公眾有機會透過報章認識同志婚權議題。


(圖10*)今年4月,阿G在TED x TinHauWomen中分享「從億元嫁妝到推動婚姻平權」的故事。



【愛與責任的延伸——Voice Out】


30多年前出櫃至今,阿G一直堅持走來。面對當年父親趙世曾高調以5億(後來增至10億)賞金招婿,以反對女兒同婚的決定,阿G對此舊聞一笑置之:


「我都40幾歲啦,佢都知道成30年,十幾廿歲時或者佢哋會覺得有得救,但今時今日,大家對於(感情上)乜嘢係啱,都無咁堅持己見。」


在婚姻走過一遍,令她更能體會愛的意義。阿G於年前結束了7年的同性婚姻,現在亦已展開新戀情。她的facebook都是與女友JW拍拖、旅行的生活照,甜蜜非常:


「同其他人一樣,我平時都係返工放工,返屋企玩吓煮飯仔,Weekend就去跑山、行山、游水。」


如今嚮往平淡生活的她,會否在爭取平權路上進行取捨?阿G表示:


「平權運動的責任,一直都有。如果要我重新揀過,我仍然會高調爭取平權!」


最近,她將平權責任由婚姻延伸至社會上的歧視問題,透過相信愛基金推出手機應用程式【Voice Out!】,協助遭受歧視的人,讓他們發聲。


「我喺協會嘅卡片上印咗手提電話號碼,竟然多咗同志朋友whatsapp我,話我知佢哋受歧視嘅遭遇。我就諗喺呢個700萬人嘅社會,應該會有更多人係要孤獨面對各種歧視。我哋希望更有系統咁處理呢啲個案。」


通過【Voice Out!】App,用戶可以舉報自己或其他人遭受的歧視事件(不論是基於性傾向/性別認同/家庭崗位/年齡/殘疾/種族等因素),資料將會轉介予相關專業人士處理。


(圖11*)阿G與女友都喜歡大自然,行山成為她們的拍拖活動。


(圖12*)Voice Out App於9月初正式推出,支援所有遇到歧視事件的人。



【總結:不一樣的人生 一樣的堅持】


除了基於孝順及滿足家人的期許,阿G聽過有些同志因為要面對缺乏空間及經濟問題等生活壓力,好些時候需要依仗父母的長期支援,這可能是部分香港人選擇順從父母意願的潛藏原因。至於有些同志情侶選擇靜悄悄於外國結婚,阿G對此不完全認同:


「結婚係好公開嘅事,如果你真係有勇氣結婚,畀你嘅配偶一個肯定,就要俾全社會、全家庭知道。偷偷哋去結咗婚,唔話畀人聽,其實某程度係自欺欺人,係『玩結婚』。如果大家對伴侶嗰份承諾係認真,屋企人必需要清楚呢段關係。」


阿G再三強調婚姻是法律上認可的關係,同時是人類史上最原始的承諾和協議,當中的承諾包括互相照顧、家庭結合,以及配偶之間的社會責任。這些在直人世界都看似理所當然。但當下香港同志即使有決心和能力承諾另一半,為對方戴上婚戒,但我城卻沒有相關法律回應,這正正是阿G和香港婚姻平權協會努力的原因。


每個人面對Come out的情況,以及對婚姻的定義都不盡相同,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家無需孤單地面對。我們有Butterfly,社會上亦有不同的同志團體去建立一個互相扶持的網絡,無論是過來人還是正經歷窘境的人,我們都可以勇敢Voice Out,透過付出、分享及聆聽,互相給予勇氣、支持和共鳴感去面對。最後,阿G寄語平權可以是每一個人的責任,同志要好好運用自身的身份、行為去影響身邊的人,將資訊分享,一同逐步的在平權路上前進。


(圖13)阿G與女友都認為結婚必需先在香港爭取到婚姻平權,才有意義。


(圖14)阿G表示今次的訪問較特別,主要讀者是BTF用戶,故樂意作更深入分享。



文字:B、野馬

影像:Yanki、Coww


*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5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