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utterfly

[Vibes 專題]人物專訪 從同運走入社區 - 韋少力

區議會選舉戰幔陸續揭開。近日在報章上看見一個同運界熟悉的名字:韋少力。原來她報名參選今屆區議會。

如果你在Google 搜尋,不難發現韋少力與同志平權關係密切。她在2003成為女同志組織「女同盟」幹事; 2005年的民陣七一遊行上 ,她代表同志,站在遊行團隊的最前線。2014年曾任香港同志遊行召集人。

不過,近幾年,她好像淡出了同運,反而更積極走在爭取人權的路上。2008年,韋少力曾任民陣召集人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BTF ( Butterfly Vibes 小編) 力 (韋少力)

BTF : 為何會從同權走到爭取人權?

力: 2005年七一遊行由同志帶頭,那是個轉捩點。當時我們覺得只要願意上街表達,政府便會聆聽。

我們得到啟發,原來不止同志會支持同志,這個社會上,是有人會為了公義而支持同志。同一道理,同志也可以走出去,去幫其他人。於是,幾個少數群體(不同種族、婦女、同志組織)一起上街,合力爭取一個更公義的社會。

BTF :那麼,這十幾年間,香港公民社會有沒有向前?同志權益有沒有因而改善呢?

力: 香港公民質素還不夠高。

在民主的機制下,少數要服從多數,但有公民質素的社會裏,多數人會懂得去保障少數人的權利,而且能憑這精神去決定事情。

你看看台灣爭取同婚,為甚麼最後能成功呢?台灣是亞洲最文明的社會,台灣人民懂得保護每個人的權利,而並非只著眼自己贊不贊成同性戀。

台灣人民有這樣的質素,是因為他們已經有十年全民投票的經驗,他們已習慣用選票去更替政權。

所以,我們不能把同志平權獨立來看。香港人的公民質素要提昇,同志權利才會得到支持。

即使我們爭取人權,並沒有脫離同志議題。因為只有整個公民社會進步,變得文明,才能推動同志平權。

BTF: 阿力你投身爭取人權,爭取社區權益,又能不能反過來幫到同運呢?

好像木馬屠城的故事,我們要做到裏應外合。同志也不應該只在同志遊行的時候才讓人看到,我可以做「外面」那位吧,我在議會裏、在社區裏,能讓更多人看到同志。

BTF: 你今次出來參選,會不會擔心被人攻擊你的性取向?

力: 有前輩說,如果真有人拿性取向去攻擊我,就證明我這個人沒有甚麼缺點,別人只好拿性取向去針對我。

我不會扮直的,也扮不了,你去Google 韋少力就看到「同志戀人」。在選舉中,誠信比性取向更重要。

BTF : 但實際上你阻止不了群眾用甚麼角度看你。社區裏保守的人不少,同志亦不是大多數。你怎樣取得認同呢?

力: 我相信我的「小眾」身份,令我更能體會到各階層的困難。我每天接觸不同居民,發現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故事,尤其現今社會,不少單親家庭,更不乏老弱殘障的居民,他們在某程度上也是被忽視的「小眾」。正因為我「小眾」身份,我更明白甚麼是歧視,更了解公平公義的重要。

BTF : 你將來真進入社區工作,會不會推進更多同志友善的設施呢?

力:甚麼是同志友善的設施呢? 一間診所,難度你掛上彩虹旗,同志就會走進去嗎?「同志友善設施」可能對社區影響不大。不過,我可以促進有關同志友善的資訊在社區流通,例如有關同志安老服務。你別以為老人家一定兒孫滿堂,有些公公婆婆可能都是同志,我們可以做一些對他們友善的長者活動,聚會話題不用每次都說兒說女,讓獨居長者認識朋友。

我落區的時候遇到不少長者,多數有兒有女。不過,我遇上獨居長者的時候,我了解他們不一定是「嫁唔出」、「娶唔到老婆」。我是不會隨便問人為何不結婚的。我是一個「小眾」,我對一些較stereotype的問題比較敏感,因為我比大多數人理解人是有多樣性。

我遇過一個六十幾歲的街坊,他說自己個細女很「男仔頭」,又會叫些台灣朋友回家....。 其實,很多同志家長,都未必識得如何自處,我的經驗可以幫到他


們了解同志子女。希望這樣可以促進社區和諧。


後記:阿力最近非常助力落區派單張。但她發現,很多TB 或同志Couple 都比較Cool,不太願意交流。希望大家會認得阿力,主動同佢打聲招呼啦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韋少力已報名參選今屆區議會鯉景灣選區選舉,同區已報名參選人為張文嵩。

4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